周年……什么周年?

几周年了呢?我也忘记了,时间好像变得特别快。个人信息里增加的周年徽章默默强调着时间流逝的事实。

现在的我解明了过去未解的谜题,知晓了更多一些的经验,距离实现想法好像又近了一步,而预感里的东西好像同时也更近了。

越来越老练,也越来越老。

时间让我变高长大,让我得以记住知识和经验,也让我读到更多故事、玩到更多游戏。得到的越多想要的也越多,而“获取”的代价就是时间本身。

直到最后对“流逝”的感觉也越发迟钝。

意识是如此的不可靠,沉浸在体验中,任务队列想丢就丢,调用栈说没就没。只有话费通知的短信、QQ提示好友(谁啊?)的生日、论坛的时间记录默默记下人间的光阴流转。

最终没人还记得近两个月间附近的樱花在冬春时节分别开了两季、没人还记得遥远的火山曾经躁动、没人还记得无数人的生计毁于传染病和它引发的恐惧、没人还记得一群人曾经还热乎。

只有年轮和冰层、危房和废纸、生命无意间构造的副产物默默记录着日志,也许有一天被用来唤起久远的记忆。

即使北上广的灯火永远照不亮冥王星、时间最终会讥笑有机物的易变,砂子那么大的地球上也一直存着亿万年留下的划痕。

好像终有一日徒留枯骨的自己,也可以找到安慰。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