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

Arts经常会做一些奇特的梦,或许其他人也是如此。我们来把自己的梦境记录下来吧。

9 Likes

我先发一个自己的。


大概是我被北医三院开了一个治疗:处死。这个要预约,后来就到了约好的日子。北医三院在装修,在院子的西南角是露天的外一候诊区(外科系统一诊区候诊区)。我先在那里等了一段时间,然后走了一段路到了楼内。处死地点在楼的一个出入口,有两道玻璃门(结构和感应式一致),人们要先走过第一道门,然后被处死并被抬出第二道门。很快就轮到我了,忘了是怎么处死的了,反正不是很难受心脏就不跳了。接下来的感受不是很舒适:视觉消失(不是眼前漆黑,是看不见),听觉减退,听到声音都仿佛很遥远。值得一提的是,梦中始终有背景音乐。当然无法移动,无法发出声音什么的。我知道自己大概是被人抬了出去,来到了室外。这种状态持续了相当的一段时间。后来突然听到的声音变响了,震耳欲聋,其实这才是正常的音量大小,只是我已经习惯于之前的强度了。这也意味着我活了过来。我睁开眼镜,发现自己躺在外面的场地上,医生给了我一张检查单(所以这里处死还是有检查的成分,可能不完全是治疗),上面有图表。处死后活过来显然是很罕见的情况,但医生也没有特别意外。我拿着单子离开了这个区域(这个区域似乎有孕妇),回到了外一候诊区似乎?还是寝室。先后顺序忘记了。

在寝室,我显然不会和舍友说自己被处死又活过来的事情,只是简单提了一下心脏不跳的人还有意识,不要放弃抢救,如果在之前没有放弃的话(当然如果之前就放弃那自然不用管)。此时有一位舍友不在,另两位舍友都在。我还有游泳考试似乎,最后忘了有没有来得及赶上了。

在候诊区,我需要交回一些东西吧似乎?顺便想买一些股票。不过工作人员提醒我已经买过了。我才记起来在去被处死之前已经买了这些股票了。

3 Likes

描述得好清楚qaq,梦酱一般记不下那么多的((((((特别是越忙就越记不住,一醒来脑子就被各种破事占据了qaq(((((

4 Likes

有的时候不记得具体情节,但还是会好难受呀

已经好长时间每天都做噩梦了

4 Likes

梦到高考了…考语文,但是是英文的…

4 Likes

痛苦的一夜…吃药犯困结果早早睡了,做了一晚上噩梦…

有一个公主,是我们都很崇敬的人。公主本人就很善良什么的,也穿着漂亮衣服,不过这似乎不重要。梦里全程公主都没有出现,只有一群侍从在打得你死我活。

我们作为公主的侍从,分为了两派,红色派和蓝色派。双方在很多问题上有分歧,尤其是一些珍贵宝物(碎片?)的使用上,难以达成一致,一派认为应该用于这件事,一派认为应该用于那些事。当然这些是逐步被揭示的。

我意外地获得了一片宝物,但是我被诅咒了以至于无法正常走楼梯下楼。于是,我发现在卫生间靠窗的隔间里面有一道暗门,暗门外是一条上下的秘密通道…

之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我来说结局吧。最后就是我走到了一个双层卫生间,就是每个隔间有两道门,把隔间分为了里间和外间。外间的门只有半人高,里间的门是通常高度的。当我走入靠窗隔间的里间后,发现自己陷入了包围:隔壁的里间,和靠窗的外间均有侍从进入。这时最后演讲开始,隔间就像座椅一样,每个隔间里有一个侍从,面朝着演讲者。每个人的名字有背景色和前景色,背景色代表了他们初始的派别,如果前景色是白色就是正常状态,如果前景色是红色/蓝色就代表内心已经在认同对应派别的观点了。最后我看到了自己的姓名,发现前景色也不是白色,说明我“应该”已经叛变到另一阵营了,然而我没觉得自己叛变。所以我是该照着这个姓名牌的颜色去做事情吗?这种自指的问题总会引起混乱。不久后我回顾了公主的照片等等,就醒了。

3 Likes

昨晚做了很多梦…

有一个是经典的逃杀噩梦。我们三人在院子里被包围,逃进了一个有下沉结构的建筑内。我受伤较轻,另外二人受伤较重。其中一人决定和坏人拼命,掩护我们逃生。他告诉我们,他为这个建筑准备了密道,可以通往他的家乡。密道的入口,在“星光璀璨之处”。我仔细寻找,果然发现了一块特殊的石头,映着点点星光。

我将它打开,是一个狭窄的入口。我和逃生的另一人进入,初极狭,才通人。而后变成了一条常规的走廊,而后逐渐变宽。由于追杀的人不久也会发现这个入口,我们只能拼命逃跑。我们一路大概不断有走向下的楼梯吧,下到地下八层地下十层什么的。密道是借助了现有的建筑结构的,用密道把现有的建筑连接起来,节省修建成本。密道的修建者贴心地为我们准备了提示,是一种标志性的颜色(大约是黄褐色)(这证明,梦境不都是黑白的!),我们在建筑内顺着这种颜色行走,就可以找到下一段密道的入口。

我沿路看到了很多的东西,比如某个肿瘤医院的地下…里面摆放着好多器官…有点吓人…然后Arts还迷路了…随后是看地图反着推理出来该怎么走的…或者有地下幼儿园!有小朋友在玩,或者是有一条河,然后利用充气玩具(?)荡到河对岸…还有的楼梯设计就是一个方向是显然的,直接就跑过去了,结果想退回来倒是要费些工夫(容易走错)…总之就跑呀跑…

3 Likes

我一般会把梦境记在心里,给予逻辑,写成文章(这样一份玻璃渣就完成了

3 Likes

昨晚的梦境不适合记录。

2 Likes

昨晚梦见有几十个孩子,我负责看守他们不要逃跑。可是有人要上厕所(离得比较远),这时我思考,如果我不管这个上厕所的人的话,其可以直接跑掉,最后大家都用这种方式跑掉;如果我陪着这个人上厕所,但是抽查大部分留着的人,加上他们互相监督,或许就不会跑掉。于是我威胁说一旦发现有人试图逃跑就会杀掉,说完我便陪着她上厕所。在路上我直接返回,发现孩子们果然在一起逃跑。我开枪,将他们尽可能地击毙。最后还剩下两个听话的男孩子,加上上厕所的女孩子,一共是三个人,其余的人大多是死掉了,或许有一部分人跑掉了。这几个孩子和我的关系比较好,我们就像朋友一样聊天,也很放松。

还有一些其他的梦境,就不记录啦。

2 Likes

不知为什么我看完竟然笑出来了
这下积攒了20年的功德都清空了
我横竖得下地狱

但是真的好笑

2 Likes

梦:

我竟然梦到自己把cpu修好了
如果在现实中我也能修好的话中科院都要派人来请我吧
难得做一回梦竟然只梦到这么没意思的内容

最近好能睡…晚上睡…吃完午饭睡…洗完澡睡…
一天不剩多少时间干活了qwq

这里不是Arts的专属梦境帖哦…大家都可以在这里记录呢…

Arts昨晚做了漫长的噩梦…

先是梦回高三,当时Arts的班级由于种种原因即将不复存在,要被拆散编入其他的班级。

Arts去食堂吃饭,发现食堂经过了改造,有了电梯。Arts看到有两个上行的电梯,听人们说三楼很不错,就乘坐了那个看似通向三楼的电梯,不过这个电梯上行至三楼的高度之后又开始下行,降到了二楼。之后的场景就是狭窄幽暗的通道,人们排成队顺着地标穿行。人也越来越稀疏,没有看到工作人员,也完全看不出食堂的样子。后来就越来越狭窄,只能爬行了,Arts还误进过死胡同,幸好及时退出了。现在就只剩下Arts一个人了,就是一个完全的恐怖逃脱游戏。房间里面各种物品,书架、桌椅等等,都是成精的怪物,张牙舞爪向Arts奔来。Arts拼命打开开关,通往另一个房间,有了更多的怪物,再拼命打开下一个房间,砸穿墙壁,让阳光照射进来。世界安静了——这些怪物在阳光照射下是毫无威胁的。我终于回到了餐厅,听人介绍,Arts乘坐的这个电梯就是送死的,正确地做法是乘坐另一个电梯,就可以正常通往二楼。三楼的话,得在一二楼消费累计到一定程度才能兑换一次上三楼的机会,从二楼旁边的一个楼梯上去。之前食堂刚改造完成的时候就害了好多人,听说没有人成功从三楼下来(除了兑换的人)。

接下来其实也是发展而来的梦境,只不过由于叙述的原因听起来可能没什么关系。我从全局的视角讲述吧,虽然我是最后才认识到这一点的。有一种概念,或者说诅咒,或者说「它」,以色彩为食,吞噬人们身上的色彩,让世界逐步变成黑白。「它」一直被限制在一个比较小的区域里,当地的人们一直在忍受这一切。比如,他们十岁以前就要生育,因为很快就不再具备这种能力,而这个年龄随着「它」的吞噬也不断被提前;如果一个人完全变成了黑白的,那么就不再会发生变化,也就是死掉了。等到Arts到来的时候,这种吞噬即将到达尽头:世界已经几乎变为了黑白的,人们出生后很快就会死去。这也意味着,「它」要再一次扩张,寻找新的色彩来吞噬了,而这一次,可能这个世界都会沦陷。Arts和另一人在商店里和「它」打斗,我们无法消灭它,但是我们成功地弄塌了这个建筑,并掩埋了起来,把「它」封印在了里面。当然,我们也被埋在了其中。「它」和我们说,其实对于它来说,几百年只是一瞬间,而终将有好奇之人来这里发掘,将它再一次释放;而对于我们来说,却要在这里慢慢死去,这值得吗?我无言,因为其实,我也不知道人生的意义。我最后向外部传递了信号,警示人们这里有非常危险的东西,不要试图挖掘。直到这时,我才明白了色彩的意义,我看到,一个小孩拼命收集起了仅剩的色彩,带着它们,奔向了那个多彩而光明的世界。

2 Likes

呜呜呜…晚上也做梦,午睡也做梦,好累呢…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1 Like

阴谋、欺骗、背叛、谎言…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