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晚报事件后续报道及正名

娘”是个怎样的群体? 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温州网 2021-12-21 10:09:20

早前报道:“药娘QQ群”一步步诱骗 15岁儿子打针吃药“变性”

轰动全国的“药娘”案告破了,“药娘”这个特殊的群体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他们到底是个怎样的群体?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变性?我们能为这些迷茫的孩子做些什么?

为揭开这些谜团,近日,记者再次走进“药娘”群体,并走访各方面的专家,听听他们怎么说。

■“药娘”自述 我们是跨性别群体,也是正常人

“我们是跨性别群体,也是正常人,只是性别认同不一样。”跨性别者小邓说。

今年20岁的小邓介绍,他初中时就对身上越来越明显的男性特征感到不适。小邓说:“我觉得自己生错了身体,我应该是个女孩,我无法接受自己,为此每天都很苦闷。后来我在网上找到很多有类似情况的网友,也学会了如何自行服用激素药物成为‘药娘’。我们不被理解,从小就常被身边人说成变态、神经病,只能报团取暖。”

“这不是疾病,(他们)属于跨性别群体。”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跨性别综合医疗医生潘柏林针对刘女士儿子一事曾经评论过。据介绍,跨性别者通常是指一个人在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与生俱来的生理性别,相信自己应该属于另一种性别,主要包括跨性别男性、跨性别女性和性别酷儿。跨性别与同性恋不是一回事,简单来说,跨性别属于性别认同障碍,跨性别者甚至有想变性的想法。

“在我国,服务激素药物必须要有处方才能购买,要想获得处方,必须得先拿到性别认同障碍诊断证明。”潘柏林称,通常情况是16岁以上人群才可用激素治疗,否则只能“使用一种青春期延迟剂,让(身体)暂时不发育”。

潘柏林称,跨性别群体的药物治疗需求很大,虽不见得非要吃激素药物,但通过自身和解的人少之又少,更多人还是通过吃药来减轻性别焦虑。

但由于大多数“药娘”迫于现实压力,更倾向于隐瞒身份,父母就算知道也大多不会支持孩子变性,所以这些“药娘”很难去走正规的医院途径。

■医院专家 筹划建立全省首个专科门诊

《法治日报》于2020年2月22日发表了《跨性别人群生存困境调查》一文。这篇报道称:目前国内整体没有形成对跨性别人群的正确认识,跨性别者对于自身的生理性别是厌恶的,有些得不到正规医疗救治的跨性别者会在网上自行购买激素药物,甚至自残、自宫……根据联合国的相关研究表明,亚太地区有0.3%的人口是跨性别者,按此比例估算,中国的跨性别者约有400万人。

有调查显示,跨性别群体61.5%的人存在抑郁,73.2%存在焦虑,46.2%的人因为自己是跨性别而有过自杀想法,12.7%的人曾有过自杀行为。

“这些都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支持系统,没有一个公开的、可寻求帮助的途径。‘药娘’不得不去寻找一些灰色途径,这也导致他们更容易被人利用,只能生活在灰色空间里。”温州医科大学精神医学学院副院长、温州医科大学附属康宁医院副院长叶敏捷说,“家长一味地指责和批评是没有意义的,家长应该寻找有效的途径,去帮助这些青少年”。

他说,整个社会也应该多去理解、包容跨性别群体,帮助这个群体更好地面对自身的困惑。

“我们在日常门诊中,也多次碰到温州的跨性别群体,其中不少有严重的性别焦虑。我们应该对这个群体有一个有效的评估,减少其自身的困惑。我们可通过评估来分清哪些是天生的跨性别者,哪些是由于社会因素、个人心理、家庭状况(例如父母离异)等原因造成的暂时的跨性别者。”叶敏捷介绍道,目前国内对这一方面的研究比较少,他们已与世界跨性别协会主席、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医学教授等人开会讨论,筹划在温州建立全省首个针对跨性别群体的专科门诊,提供家庭宣教、心理疏导、激素替代以及性别重置手术等服务。

据他了解,在全国范围内,开设这样的专科门诊的医院非常少。

■各方声音 引导和教育,并加强药品管理

记者调查发现,对于跨性别者来说,他们隐藏身份生存在舆论夹缝之中,难被社会接纳。随着“药娘圈”逐渐低龄化、无序化、半公开化,吸引了不少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如果他们盲目行事,很可能会造成终身遗憾,甚至走向极端。

“在这些不法药贩和援交中介的罪恶交易中,我们可以看到暗网的身影,他们利用暗网逃脱监管、诱导未成年人。在国外,还有人通过暗网贩毒、谋杀。”浙江时代商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陈一来说,“从国家的监管方面来讲,暗网的服务器都在国外,国内没法进行有效的监控;激素类药物属于处方药物,没有医生的证明,未成年人本应不能购买,这也看得出我们对处方药的监管是有缺失的。我们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的工作,依然任重道远,我们呼吁国家加强对暗网与处方药的监管。”。

温州理工学院法学院与马克思主义学院联合委员会副书记、法学副教授毛毅坚说:“对于这些跨性别的孩子,我们要及时了解及时掌握,要对他们进行教育和引导,给他们营造一个健康有利的环境。这也要求我们网信部门、公安网监部门联手,让‘药娘圈’里的违法行为无处遁形。”

温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说:“此次披露的‘药娘’报道,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加强青少年的精神素质与思想教育。关心下一代是个系统的工程,他们的未来就是我们国家的未来,应该引起大家对青少年教育的关注。此外,我们关工委也要起到帮扶作用,联合医疗、教育、公安等单位,为青少年跨性别者提供援助,并引导市民理性平等对待跨性别群体,不能歧视他们。”

温州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呼吁,卫生部门要加强对激素类药品的管理;学校也要做好对孩子在青春期前后的引导和教育;对于援交这些违法行为,公安机关更要加强打击力度,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来源:温州晚报

原标题:“药娘”是个怎样的群体? 我们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记者 叶雄伟

6 Likes

「他」

1 Like

說好聽點就是「他」也可用於泛指,不分性別。不好聽點就是官媒現在還不會承認「性別認同」

或許可以看看 ftm 相關報導(如果有)中的代詞

3 Likes

怎么可能有(x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