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情感受害者的看法以及建议

首先同情所有被暴力强奸的人
愿他们走出痛苦
暴力强奸这玩意一般还是直接报警吧
很难避免的,熟人作案可能性比较大
所以面基什么的得谨慎啊
然后就是锻炼身体,学会防身术,踩脚踢下体插鼻孔肾击关节技
当然了,我知道大部分真的被强奸的人不会这样做
因为脑袋一蒙就呆若木鸡了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说下

然后是致所有被pua的人
说实话,我对他们同情没有被强奸者那么高
不是因为我不可怜他们
是这样的,被pua的人群某种程度上心理就比常人脆弱
我以前试图,包括现在也在力所能及的让每一个我喜欢的人独立自主,摆脱依靠别人的想法
然而我也很清楚,他们不愿意改变或者难以改变
所以很可惜的是,在我认识的所有人当中,被pua过的人必须要有相当一段时间的教训和痛苦期
而且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改变
既然这样的话,好像某种程度也难以速效的治疗,甚至如果所处环境不好的话,就是无药可救,只有自残或者在反复愤怒下去试图杀死印象里的施害人

这些被pua的受害者,在很大程度上把施害人当成了神
所以他们在描述受害经历时很难组织语言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施害人就像圣经里的恶魔那样
而且施害人自身也是心理不健全的,有着对这方面偏执的遐想和欲望
以我的知识反推的话,施害者通常有夸大事件和经常撒谎的情节
并且乐于把其他人当傻子看,在细节上毫不顾忌他人或者过分周到
对自身形象十分重视,有意无意地揭穿了他的一些想法
就会导致其暴怒,高智商多经验的施害人会克制情绪
但是基于心理不健全的欲望和动力要求,他们在内心也是极度反感对方驳斥自己
所以面部绝大多数情况下会跳动,而且他们会以其他的角度试图欺骗
“更友善、假装生气”什么的试图得到反馈
这时候如果继续没有他们满意的反馈,他们就会放弃该目标并冷淡

而受害人面临的是什么?
被pua的人在施害人确定好目标后就会让其完成自己的“遐想”
一开始是“教义”或者说“观念输出”,通过鼓励和伤害来强化对方的记忆
并且定期“测试对象”,讲道理这招数还挺有用的
所以被pua的人在描述经历时通常比较可笑
因为他们描述的经历,自己受到的“教育”什么的
通常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怎么还会有人相信这个?”

但是别急,受害者通常也是心理脆弱的
施害人会避免寻找果断和心理健全、家境尚可的人,因为成本太高
不是说不能实现,讲道理我们一出生就已经被社会影响了,有啥不可潜移默化的是吧?
只是投入和回报不成正比而已

施害人通常寻找的受害者有以下特点
原生家庭恶劣,怯懦胆小,社会经历少缺乏朋友,处于低谷状态,缺钱
这样,施害人通常通过
介入低谷状态成为“希望”
给予经济帮助成为“依靠”
指导他们的生活提供“主的怀抱和温暖”
以及但不限于,挑拨离间、偏离家庭、允许欲望并且许诺虚幻的美好
那种“温暖的、甜美的、无需思考的、所有的希望和指导以及未来,还有我爱你,我希望你做这事”
“这样做吧、你知道自己错了吗、我仍然爱你,也爱其他人、你是我的唯一”
这些甜美的、迷幻的、堕落的、愚蠢的招数
像极了早上闹钟醒来还要再睡十分钟这种事
所以,请改变自己吧,意识到这些事
设置一个阈值和底线,对于要求更高控制权的事抵制
避免和一个人过于迅速地深交,承认双方的差异,保留意见
而且没有人是必须的,除了你自己

施害者们,冠冕堂皇
优雅又肮脏的下水道老鼠
当然,我也没有责怪的意思
只是,认清自己也是你们的救赎
虽然这个世界有很多人不需要救赎,但不影响我说这句话

我昨天刚写下这段话
今天就发现一个认识一年多的朋友吧
有无意间pua的人情况
虽然我陪伴他很久,他也说我是他很好的人
但是每次意见不同的时候,他的反应就非常激烈
甚至有可能破口大骂的程度
一直以来,我以为只是意见相左的问题,直到他今天同另外一个人吵架
感觉就是他没有得到东西,就会十分愤怒,甚至可能有毁灭的倾向
并且做事是比较草率和冲动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有一种感应,对于一些有潜在问题的人会远离和芥蒂
可能是从字语行间就能感受到他潜在的一些逻辑和我的逻辑之间冲突
而且这种逻辑冲突还不是那种公平竞争的单纯利益冲突
而是要无论对错,也要征服对方思维那种

有的人觉得只有强势可怕的人才会pua别人
其实不是这样,有很多弱小,被欺负过的人
也可能会试图pua别人


反过来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