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烦躁指南

冒名顶替综合征

冒名顶替综合征 (又称自我能力否定症、冒充者综合征) 是一种心理模式。表现为怀疑自己的成就,并持续恐惧被发现“欺骗”行为。

总体上说,社会非常善于让跨儿怀疑自我。我们在一生中接收到了无数的潜在信息,说成为跨儿是不正常的,并且跨儿必须是特别的。顺性别媒体对“投错胎”叙事的执念,导致跨儿青年内化了许多虚假信息。很多很多跨儿孩子抱着“自己不是跨儿”的想法长大,因为他们希望自己本来就是另一种性别,而不是意识到这一点。很多非二元性别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知道有些事情不对劲,但因为觉得自己不是二元性别的跨儿,所以不相信自己就是跨儿。

除此之外,“跨儿讨厌自己的身体”或“厌恶自己的生殖器”这样的信息渲染了错误的认知,以至于许多没有身体烦躁(或者认为不够强烈)的人觉得自己不够“跨性别”。

是的,你足够跨了

除此之外,恐跨媒体不断传递这样的信息:跨儿实际上不属于他们的真实性别,只是试图欺骗人们相信这一点。这种信息就像病毒一样被传播内化了。尤其在面对这么多的性别刻板印象时,会产生很多对自己性别真实性的怀疑。与这些刻板印象的冲突,很容易让自己相信没有达到真实性别的标准(注:顺性别男女也经常这样想)。

此外,由于恐跨的虐待史,许多跨儿自尊心受损,并常伴有自我怀疑。性别烦躁也会导致抑郁,从而进一步助长并强化了这些怀疑。这都会导致严重的自我否定,致使一些人一次又一次地挣扎着接受自己的性别认同。

不过,事实是这样的…只有跨儿才会担心自己是不是真的跨性别者!顺性别者不会对自我认同有这种执念,他们会想一想,然后就不管了。如果你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些想法,这是大脑在告诉你走错路了。

人世间充满了各种因素,让我们怀疑自我,也阻止我们逃脱既定的社会秩序。这些制度和观念体系试图否定跨儿的自我实现。

自我女性恋论

在20世纪80年代跨性别意识刚刚萌芽的时候,雷·布兰查德(Ray Blanchard)的自我女性恋论(Autogynephelia, AGP, AG)得到了极大的强化和支持。这是伪科学的论断,目的是用性欲倒错来“解释”跨性别女性身份。布兰查德按照性倾向为男或女来区分跨性别女性,同时也否认她们的女性身份。他的理论完全忽略了跨性别男性,并且彻底否认了非二元认同。

自我女性恋论声称,跨性别异性恋女性实际上只是想以女性外表吸引直男的男同性恋,而跨性别女同性恋实际上是渴望从女性性欲中得到满足的直男。

布兰查德的理论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事实:刚做转变的女性常常因女性化外表产生性唤起。他的研究对象大多是首次寻求激素治疗的患者,因此女性化外表仍然是非常新奇的。

这令人费解,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认为是有效的心理学理论,甚至大学课本里都写了。布兰查德的研究不是严谨的科学研究,他的数据有极大的缺陷(操控患者,并舍弃所有与假设不符的数据)。他的很多理论都是基于厌女思维,这个男人的研究中从来没有顺性别女性的对照组。你可以在Julia Serano精彩的论文《驳AG论》中理解这个理论有多荒谬。

该理论在21世纪前十年的后期被现代心理学彻底否定,但其危害已经造成。在大众眼里,跨性别女性都是恋物癖变态。媒体对跨性别女性的描述反映了这种态度,进一步公众意识中传播负面形象。

跨性别女性将这些信息内化,并得出她们不是跨性别者而是恋物癖的结论。我经历过这种感受,几乎我认识的所有80后青春期觉醒的跨性别女性都经历过。

你不是恋物癖,想象自己时女性的感觉是性别亢奋。

父权制的压迫

否定出生为女性的跨儿的常见原因是将性别与对妇女的系统性压迫混为一谈,特别是没有进行医学转变的非二元性别者。“你只是因为女性的境遇而不想成为女性”这样的信息会深深地影响潜意识,造成自我怀疑。 但这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如果你只是出生为女性的跨儿而不是女性,那么你就是跨性别者。 总体而言,社会对待跨性别者的态度比对待女性的态度要差。因此,“通过转变逃避系统性压迫”是一个愚蠢的概念(我个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跨儿)。

激进女权主义“抛弃女性角色”的说法也会让你更难探索自我感受。“我是非二元性别,还只是女权主义者?”“我是个男性,还只是男性化的女同性恋?”因此,我鼓励你与顺性别女性女权主义者,特别是女同性恋者谈谈。她们会抱怨制度化的压迫和父权制,但这都是外在问题,她们想成为女性。即使是非常男性化的女同性恋也想成为女性,她们只是与主流女性气质不同。

这会引起一个问题:人们认为非二元性别是中性风,而中性风就是不那么女性化。女性化的非二元性别者是真实的!你可以保留乳房,你可以喜欢身体曲线,你可以不介意别人称呼你“她”。但这并不能意味着你没那么跨性别。

如果你觉得自己不是二元性别的女性,那你就不是二元性别的女性。顺性别女性不会感到这种分离感。

有毒的男性气质

出生指派为男性的孩子在“做男子汉”的信息中长大。主流媒体中很少有积极的男性气质,男性化的出生为男性的非二元性别者也常常在跨儿中失声,以至于男酷儿很孤独。指派为男性的非二元性别者常常被当作顺性别同性恋男性,或者被当作跨性别女性。

你可以成为性别酷儿!你的性别认同是真实的!

跨儿医本主义

它影响所有人。跨儿医本主义(又名“真正的跨性别”)是一种源于哈里·本杰明量表(类型Ⅴ和Ⅵ)的跨性别观念。它试图加强WPATH之前制定的规则:跨性别者要有强烈的身体烦躁,要求医学转变,并常常否认非二元认同。跨儿医本主义的核心是至上主义,将二元性别的跨儿置于其他性别认同的需求之上,并反对扩大跨性别认同。他们希望设立更高的门槛,反对非二元性别者称自己为跨性别者,并希望更少的人治疗性别烦躁。

简单来说,很多跨儿医本主义者讨厌新人“很容易就成为跨性别”了,尽管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新人。这种观念始于心怀不满的年长跨儿,但后来又蔓延到其他二元性别者中,特别是年轻的跨性别男性中。

如果跨儿最先接触的跨性别概念是跨儿医本主义,会严重影响自我接纳,甚至将他们推向深渊。跨儿医本主义者不会说“不,你不是跨性别者。”

**不要被迷惑。**这是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忽视他人痛苦之上的PUA策略。

跨儿可能会内化各种认为性别转变是必要步骤的有害观念。其中一种认为,如果没有变更性别标记就不配被当作认同性别,更不配抱怨被认错性别了。换句话说,这就意味着法律决定是否尊重一个人的人称代词,即跨儿法本主义。变更性别标记不仅仅是个复杂的、漫长的过程,也不单单因为一些人无力负担这个过程,变更基于二元性别体系的标记更是一些国家禁止的行为。跨儿法本主义认为不改证就该被认错性别。

译注:性别标记一般指各种文件上的性别选项,包括但不限于法定性别标记。

反跨保守女性主义(TERF) /性别批判运动/性别本质主义

性别本质主义认为,人的存在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属性,而这种属性基于天生的性器官。反跨保守女性主义和性别本质主义思想脱胎于第二波女性主义中的性别分离主义,它完全否定了跨性别和非二元性别身份。这场运动基本被右翼反动分子、种族主义者和恐同者取代,并且现在得到了福音派基督教组织的支持。

这些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否定你的存在。不要给他们机会。

性别废除主义/后性别主义

后性别主义是一种源于激进女权主义中的超人类主义思想,它认为性别的存在弊大于利,并试图在社会中彻底消除性别。守旧的排跨女权人士兴奋地根据性别废除主义推论出跨儿不应存在。性别废除主义的排跨派认为性别全部是建构的,即所有觉得自己属于二元性别的人,要么是在鼓吹性别刻板印象,要么就是无知地遵循系统化的洗脑教育。他们不承认性别烦躁的存在,还会否认感受到性别烦躁的人们。

译注:超人类主义,即以技术手段,致力于研究并发展旨在改善人类自身的社会运动、思想运动。这种技术将增强人类感官、情感和认知能力,并从根本上促进人类健康并延长寿命。由于这种改善依靠生物或机体技术,它或多或少是永久性的,并与人体融合。(Britannica)

注:此条目无关自我认同为后性别主义者或性别废除主义者的跨儿。此条目仅针对排跨女权人士滥用此概念。

1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