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烦躁指南

生化烦躁

主要性征在怀孕的第8周开始发育。通常在第11周就可以通过B超确定胎儿的生殖器了。然而,大脑在第14周到第24周之间才会形成。目前神经发育的主流学说是,根据胎儿血液中的睾酮浓度(由Y染色体上的SRY基因等因素影响),大脑在这10周之内向男性化或女性化方向发展。这个过程中大脑会处在渴望性激素的模式中。

如果大脑充斥着某种性激素(如睾酮),身体却产生另一种(如雌二醇),脑内会发生生化功能紊乱。这会导致脑雾、心智能力下降,以及总体上的焦虑不安。我们通常用激素治疗这种情况导致的人格解体-现实解体现象(DPDR)。

人格解体是与自己身体的脱节,是对自己的疏离感。你感觉在观察着身体里的陌生人。你可能不关心自己的身体,不关心体重或健康状况,因为你没有控制这幅肉体的权利。

泽尼亚·琼斯(Zinnia Jones)如此描述人格解体

  • 与自己的思想、感情或身体的分离感:“我明白自己有情感,但感受不到”
  • 感知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参与世界的运转,另一部分静静地观察:“有一个人在活动,而另一个人只是看着”
  • 感觉好像自己“不真实”或自我缺席:“我没有自我”
  • 感到世界是遥远的、梦幻的、朦胧的、无机质的、黑白色的、人造的,就像一幅虚假的画
  • 沉浸于自我,有一种强制性的自我审视或极度反思
  • 与自己进行持续而连续的对话
  • 感觉有副面纱或玻璃墙将你与世界隔开
  • 情感或身体麻木,如有一种脑袋被棉花填满的感觉
  • 缺乏主体感——感觉平淡、机械、无生命或像一只“僵尸”
  • 无法想象事物
  • 能够清晰地思考,但感觉对世界缺乏本质上的感受与思考
  • 与生活的脱节感,阻碍你的创意和融入世界

你可能很少在意自己的外表,只满足衣着和个人卫生方面的基本需求。或者过度关注外表以试图感受喜悦或对身体的自豪,但只会更加空虚。

你可能不关心身体的状态,甚至不害怕死亡,因为你对生命没有什么依恋。

现实解体是一种对周围世界的超脱,是一种“万物皆虚空”的感受。

  • 即便你一直存在,周边的环境却似乎很陌生,就像有人把你的房子换成了舞台道具。

  • 觉得在现实中活动就像在跑步机上行走,建筑物在移动,而不是自己越过它们。

  • 感觉与你在意的人情感脱节,好像你们被一堵玻璃墙隔开,或者那些人只是假扮他们的演员。

  • 周围呈现扭曲的、模糊的、褪色的、二维的或人造的环境,或对周围环境高度敏感。例如,觉得树上的叶子有锋利边缘。

  • 对时间感的扭曲,如感觉最近的事件发生在遥远的过去

  • 距离感扭曲以及物体的大小和形状感知的扭曲

  • 感觉自己是生命的被动观察者

如果你对《黑客帝国》或《楚门的世界》感触深刻,那你可能处于现实解体状态。这也可以表现为超然感,就好比你不属于这个社会。你可能等着超能力出现,或者等着送霍格沃茨信件的猫头鹰飞来。十几岁的时候,我喜欢上了《迷离档案》中的一集,它讲的是一个男孩在房子下面发现了一艘宇宙飞船,并得知他和他的父母不是人类。

人格解体-现实解体障碍有时伴随着情感发育迟缓。你能笑也能找到乐子,但很少有真正的快乐。悲伤的时刻只觉得麻木,将造成悲伤的事件与自己解离。这也可能朝相反方向发展,过度焦虑导致情绪反应对外界刺激不敏感,最终由看似很小的事件引起情感爆发。

需要注意的是,人格解体-现实解体并不独属于性别烦躁。这种情况与慢性抑郁症、强迫症和边缘性人格障碍等精神问题并发。人格解体-现实解体障碍本身不应该被视为性别烦躁的标志,它只是警告你有什么不对劲。在知道如何判定后,也很容易从外部发现。处于人格解体-现实解体状态的人常在日常生活中发呆;他们的眼神阴郁、死气沉沉,看上去就像是壳子里的人。进行性别转变后,最常见的评价就是眼睛变得有神采了。

译注:作者在此描述的表现不仅仅适用于人格解体-现实解体,孤独谱系、抑郁、注意缺陷等精神困扰本身就有类似表现,很可能不是所谓“共病”。此段文字偏向性强,请勿对号入座。

波动

生理和生化烦躁的强度很大程度上受体内其他因素的影响。鉴于它是一种内分泌平衡机制,每天都可能波动变化。例如:

  • 血糖失调或甲状腺疾病导致排尿困难。
  • 为了减少外界刺激而实行多巴胺戒断,可能导致更糟糕的结果。
  • 服用影响5-羟色胺的SSRI类抗抑郁药会减轻烦躁感。
  • 作为男性出生的女性化认同跨儿,睾酮激增导致的性吸引和性欲望使她们更加烦躁不安。
  • 作为女性出生的男性化认同跨儿,其月经周期中雌二醇和孕酮的波动使烦躁感相应加剧或减轻。

身体中无数的系统都在协同工作,它们都每天都会波动并控制着总体精神状态。这种一般性的烦躁会放大其它烦躁的影响。例如,你可能某天觉得被认错性别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接着又觉得像在胸口捅了一刀那么疼;某天看着镜子里的自我,似乎照出了以前的你。

有些人流性别者对此深有体会,有些时候倾向于男性,有些时候倾向于女性,而其余时候则没有性别感,或者两性的感觉都有。另一些人只是觉得它像一条季节性河流:有时因为下雨而丰水,有时因为干旱而成为涓涓细流。

这都真实有效。某天感到非常烦躁,但第二天却不这么觉得,并不意味着你就是假的跨性别者了。

它是双向的

可能有杠精说,激素治疗总能改善精神状态。我向母亲出柜时她就是这么说的。“雌激素使人幸福。”这句话完全是错的。顺性别者接受跨性别激素治疗时,总会导致烦躁不安。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很少给男性开螺内酯,因为抗雄激素会导致精神不稳定。5%-10%的顺性别女性患有多囊卵巢综合征,卵巢分泌睾酮而非雌激素。问起心理健康状况时,她们都会愤怒地说很糟。

译注:没那么绝对,但确实有不少顺性别者会因为激素感到烦躁。

一个非常有力的例子是大卫·雷默(David Reimer)的悲剧。七个月大的时候,大卫和他的双胞胎兄弟因为重度包茎接受了包皮环切术(包皮的皮肤病)。大卫的阴茎因为事故被毁了。因此实施了阴道成形术,把他当女孩养,还在青春期给予雌激素治疗。13岁时,他患有自杀倾向的抑郁症,再多的指导和鼓励也不能让一个男孩享受做女孩的乐趣。当他的父母告诉他过往的事情后,他转向男性外表,进行睾酮治疗,并在十几岁的时候通过多次手术转变回男性。

当人们以错误性别生活时,心里会清楚的。

心理学家约翰·马尼(John Money)管理了大卫事件,并对大卫成长过程的决定负有主要责任。马尼为了出名,对大卫事件进行了大规模的错误报道,他声称取得了圆满成功。这一结果在今天仍有回响,因为马尼的报告被用作反对手术矫正间性婴儿生殖器的例子。但五十年后,还有医生认为可以通过改变孩子的生殖器把他们培养成某个性别。

这就是间性者的悲剧。大约每60个新生儿中就有一个处于间性状态(尽管并非所有都与生殖器有关)。对间性儿童使用的“矫正”程序常常导致功能和/或感知丧失。多数情况,医生倾向于将其性别指定为女性,因为阴户成型术比阴茎成型术简单。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