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与死亡观念

其实这是我在写的小说中的一个世界观,当然也是我从别处学来的。

“死在集中营或法西斯枪口下的人并没有实现一个人本该拥有的死亡,即便他们被埋葬也并没有进入大地,而是进入了另一种介质,那里完全被诅咒充斥。”。https://weibo.com/1228327925/KjIzDivgH

这是那个世界观中的核心:换言之,如果一个人死了,但那不是他本该拥有的死亡(形象点就是:我明明应该活到70岁幸福的死去,可是我居然在35岁因为加班猝死在了公司),那么那个人就会变转变成一种被诅咒的存在“怨鬼”。

如果自杀不是你认为“应该如此死去”,那实际上你死去的时候去的一定不是你想去的地方,而是一个被诅咒的世界(介质)。

于我最近在忙活的那个文中,怨鬼几乎随处可见(暗示)。

1 Like

那看来我必然会成为孤魂野鬼了,因为我根本不想死,活一万年也不想死(

1 Like

这里的“死亡”同时有“结局”的意思。

如果这种“结局”不是由主观认定好坏,那么判定标准是什么呢(比如说中世纪一个人活到四十岁可能就很厉害了,但放到现代标准他就是“英年早逝”)

然而,如果那不是你想要(应得)的结局,那必然会进入被诅咒的世界。

yes!(下地狱好耶)

冥府是大地的领域,没有得到自己应得的死亡的人只能去那个自己最不想去的被诅咒的世界。

那也好耶(总之很地狱很痛苦就好)

没准是什么都不存在的纯白空间哦(世界观的一个概念:专门关押那些怨鬼的隔离空间,在纯白空间里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白茫茫。可以说非常痛苦了)。

有痛苦就代表有内啡肽(鬼魂内啡肽?),而有它我基本就能活下去(什么逻辑)

被你抢先了,按照世界观,在成为怨鬼的那一刻任何快感都会不复存在,只有每天都会疯狂加倍的痛苦。
而那个世界观也有这部分:依靠痛苦产生的快感存活的人,是会直接转为只能感受到痛苦的怨鬼的(笑)

概念上/认知上的痛苦也挺好(另外内啡肽不是快感激素,多巴胺才是

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实际上那个痛苦是全方位的(只不过那个情况下,寄宿在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死去,只是那具承载了过去的怨念的肉体在活着还突变了。但那个死去的灵魂却还在肉体里被困着)。

忘了说,这个世界观实际上是在挪揄一些人(理性主义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