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性别焦虑的疑问

起因是在这里

我一直非常不理解很多事情,不是愤怒地不理解,而是道理想不通
les中男性化的T之所以是T,是因为自我认同是女性,对吧
那么,在性别符号完全解构的体系里,任何人都不会因为外观表达和性格特质而被判定性别,那么性别是被完全消解了吗?
如果是,那么这种T是不是也没有称为女性、称为T的必要了?
如果不是,那么这种T是依据什么判断自己是女性的?
我自己的情况可能一些朋友也清楚,我根本不确定自己要的是什么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有可能类似于性别焦虑的烦躁感,但是又不能剖析清楚自己这种感觉的落脚点,是被社会认可为女性就好了?还是我想要美少女的身体?还是想要传统女性在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差异?似乎都是,但似乎又都不是,想象这些的时候我并没有欲求或者满足的感觉
我非常想知道,“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性别认同”到底是怎样一种体验,又是怎样确定的呢?
我在这个论坛看过很多人说这些了,都是莫名其妙、天经地义地自己确定了,就好像确定自己喜欢的颜色、喜欢的饭菜一样
但是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但在此基础上却又存在着很强的不安,厌恶自己的现状,又没有可以去的方向
难道有什么问卷可以测试出来我应该是什么分类吗?
没有分类的情况下,我又应该做点什么让自己感觉好起来吗?
以及,短时间内没法争取到来自家庭和医疗的实质性支持
还有,之前软饮的判断是对的,我确实应该等到抑郁好转再考虑
但是看到开头那段,实在突然破防了
特别是今天又因为其他问题思考了一下,自己对人类缺乏认同感和归属感,感性上的缺陷导致我一直以器物、工具的状态活着
就更羡慕这些不但自己有活下去的欲望,而且知道自己的目标和方向的跨性别朋友们了

7 Likes

饮给暖暖的提问来一个自己的解读,希望能够帮助理解

其实是饮自己第一次看问题的时候没太直接搞清楚问题的两个部分(先是解构,后是认同)之间直接明了的逻辑联系
某饮弱弱……


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认同,也不清楚这种认同,别人是从何而来。

既然具备了非常多的“女性气质”的男性,也可以自我坚定地认为自己是男性,而追求“男性气质”的拉拉称自己为“T”认为自己是女性,那么性别在这里就解构了:性别相关的“特性”(外表、性格等),已经和“性别”无关,所谓的“性别”已经变成了随便怎么叫都无所谓的抽象名称了。

那么,像这样的坚定的性别认同,认为自己是“男性”或者是“女性”就是荒谬的:“男性”是什么?“女性”是什么?为什么没什么人坚定地认为自己的性别是攻击直升机?

一些 mtf 可能也能被用在这里当例子:

冒犯可能性非常大

明明看起来(外表),交流起来(性格)就完全是男性,对方声称自己是 mtf,是因为性别可以解构,只要对方声称自己是 f,对方就是 f 嘛?

自己不知道自己的认同,也不清楚这种认同,别人是从何而来。
手动来个首尾呼应。


饮打完上面一段字,归纳为:

如果性别可以完全解构,那么现在倡导的由心证的性别观念,会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与之矛盾。

这个的推理结果是,性别要么在目前的社会环境中不能完全解构,要么在解构的假设和现实环境中,心证观念不攻自破。


对上面的论述的展开解释见下。


心证性别,导出性别解构 (1)
对于人为构造的一些例子(如身体和性格完全男性但自称为女),心证成立必然导出性别解构(论证见上)。对于平凡例子,心证与外证相符,性别解构与否不影响别人对对方性别的评判。所以,对于所有例子,心证性别都导出性别解构。

心证性别,构建了当前 trans 理论的核心 (2)
这里是假设了心证性别是“主流”trans 理论的核心。心证性别决定了如何判断一个跨性别者是 mtf 还是 ftm(或者是别的情况)。
我不知道这一条对不对,但暂且当它是对的吧。

性别解构,在当前的 trans 理论下,使心证性别无效 (3)
对于的 mtf 而言,对方的女性认同,和对于的 ftm 而言,对方的男性认同,将不再有意义:追寻的性别已经成了虚指。对方心证性别这个行为本身也失去了意义,即,既然已经完全解构,无所谓在意自称是男是女。这代表着,在当前的理论下(存在 mtf 和 ftm 这些由心证的概念),性别解构观念的成立,一定会导致心证性别的观点无效。


上面简化为,

(1) 心证性别  → 性别解构
(2) 心证性别  → mtf/ftm 等概念
(3) 性别解构 ∧ mtf/ftm 等概念 → ¬心证性别

继续推理

(1)(2) 心证性别 → 性别解构 ∧ mtf/ftm 等概念
(3)            → ¬心证性别

上述表明这个系统是矛盾的。上面的 (1)(2)(3) 三条论述,不能同时成立。

好像我扯到这儿就跟暖暖的问题离太远了……
我的倾向是认为,至少,在现实条件下,性别无法完全解构就是了……
但这种看法,还是无法从逻辑上解决,“心证性别”理论的矛盾之处……
因为说到底,它还是一个,在“心证性别”框架下被定义为 mtf / ftm 的人可能多少都摆脱不了二元性别框架本身这一矛盾的体现
或者更激进一些,“心证理论”本身就过于理想主义……

8 Likes

追求女性的一些特征但是自称男性的人,对他们来说女性特征是用来修饰自身男性特征在自身审美、价值观等方面的不足,反之也是如此。你让他们抛弃男性特征是不可能的,你让她们抛弃女性特征也是不可能的。个人理解,偏激见谅。

个人认为 理想条件下如果性别被解构,那性别的概念就不再是现有的状态且性别一词可能会成为一个无明确语意的词汇 也就是在解构后的前提下来看 男女并没有明确的定位定义界限 也不会由男女作为判断

2 Likes

这个“男性特征”和“女性特征”是什么?
对生殖器的认同?还是精神特质?还是刻板印象?
有很多跨性别,原生性别的这三个都放弃了哦

那么性别焦虑从何而来?对hrt和srs的需求又从何而来?
跨性别的性别认同与原生性别不符,本身就不能成立吗?

我试试看休息。
所有这些回复都不是抬杠,而是真的很迷茫
就当是苏格拉底式的反问吧……
“为什么大家很自然地都有、都懂呢”

性别难以消除,因为人们需要可靠的分类
那么男性女性就像太阳和月亮一样被分类
假设消除了性别这个词,人们还是会找到代替品表达
假设消除了性别的观念
那么人们会崇尚普遍特有的品质,虽然是不成文的
不管怎么样,我想要有胸,想要有完整的女性生殖器,想要想女性一样结婚生子,所以我觉得自己是mtf

然而因为我的理智,我似乎永远达成不了这个目标
而hrt带来的后果让我不得不谨慎考虑,甚至放弃hrt,就这样活着
这样的结果带来的是时不时的自杀想法
但这是我作为mtf需要承受的,也习惯于承受了

这个“想要”从何而来呢,是没有缘由、没法描述地就有这种想法并且很坚定吗
拥有“女性化的身体和生活”就很放松舒适,觉得很自然吗
我没有这种体验所以还是蛮羡慕的

1 Like

所以是理想状态的完全解构 解构的主要方法就是将二元对立变成不可分离与流动,因此在理想的哲学状态下解构后应该不存在这个概念了 但是哲学理论一般都是不能完全做到的

2 Likes

这里就是我不懂的地方了
对我来说演绎正确且自洽的系统就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除非这东西和现实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性,那我倒是需要这方面的解释

1 Like

因为有女性的身躯和生活就会安心吧,这样
反正自己这么多年一点一点地朦胧探索这些,到了现在有了个答案,还是不错的
就算没有mtf的概念,我还是想着贴近女性的生活
或许是自己的性格觉得像女生,或许是因为女强人的坚韧所以想当女生,或许是其他,总之,造成了现在的效果
但是因为多愁善感和心思细腻,我在男性生活中受的伤已经清楚地记录在了我的人生,我不怀疑为什么会这样,至少我不想当男的

2 Likes

现在的问题是
如果无法完全解构,那么性别是建构在什么上的
“心证”的来源是什么,为什么我没有这种体验
为什么我尝试什么都不会舒服,要怎么样进一步分析自己

1 Like

我觉得性别是构建的,但是同时我觉得“性别构建”不代表“可以重建”,也不代表性别是构建在没有生理基础之上的。
拉康派精神分析对性别的解读(不过我也不能完全读懂精神分析的黑话,只能理解个大概),大概就是婴儿对世界的认知要经历一个符号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婴儿围绕性秩序经历了一个性化的过程,而后的自我认同和对世界的认知都离不开这个基础。我觉得(只是猜测)大脑结构和生理差异会使得这个性化的方向有一定偏向,但又不是决定性的。不过我只能算是勉强看个大概,也讲不明白,蹲一个精分大佬吧()
不过我觉得拉康给的“标准”性化的那个情况有点“真空球形鸡”的感觉,实际情况必然复杂的多,从而产生了多种性别情况,但是总体思路我觉得应该差不多。

1 Like

感觉你这里的情况很复杂
你有“逃避男性群体和生活”作为一部分原动力
混合着对生理的追求和社会角色的追求
我不知道单独后者会让你觉得怎么样
就好像开头引用的那个,你的身体没有变化,但是所有人都会按照你想要的认同来对待你,而且会肯定你喜欢的特质
这种情况下又当如何,你还会对自己没有女性的性征非常不安吗

1 Like

如果按照这个理论的话,也只能导出对“特质”分类的认同感,而不是性别
那么性别是否依然是可以流动甚至完全解构的?很迷茫

emmm……重点就在于是自洽,哲学的很多东西我感觉都是自洽但是局限的。自洽只能说明用自身的理论能够解释和证明自身,但是现在来说任何事物的证明都是有区间的,这种区间也会因为知识与阅历的变化而变化。

1 Like

问题就是这个自洽的系统,局限性在哪
我对这个系统和现实的冲突非常感兴趣
比如说这个系统可能没法解释坚定的性别认同或者因此带来的性别不安
这是我没有体验并且可能关系到解开自身问题的钥匙

不行 我得去休息
明天再慢慢回

如果认同的话,我还是想有胸,因为摸起来舒服…
然后如果能性转的话,我还是想当女的,因为我想生自己的小孩
即便被认同,但是我的特质也有追求自我改变的成分,这仍然需要满足
不然只能移情希望通过保护别人来缓解自己无法实现的痛苦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