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假如大陆可以免术换证你们还会手术吗?”引出的性别认同相关思考

不知对大家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对我自己来说是手术和改证都需要的。

在我看来,改证的目的是让女性身份获得大他者(在此为国家法律)的认可和保障,而手术虽然目前是大陆及很多国家地区改证的必要条件,但我手术的目的直接目的却与改证无关。

目的之一是审美,即认为一种会阴恶陋而另一种优美,且自己无法与此器官自洽(虽然现在已经提倡脱离生殖器中心主义及生理本质主义的思维方式,但既然于出生开始我就已进入父权制的符号体系,则自身认知免不了受到父权制影响,这是我自己的局限性)。

目的之二是获得共同体的认可。我们生活在共同体中,需要他者的认可来validate自己的身份。即如果所有人的观念以及法律都不认可你的身份,你的身份在自己的思维以外的地方就是invalid的。反过来说,如果你有什么手段可以给全人类输送脑波洗脑让他们认为你是一只猫猫,同时你自己也认为自己是猫猫,那你的猫猫身份就是valid的。目前的社会中,绝大多数人并不能接受一个有菲勒斯的人为女性,如果不移除菲勒斯,那我的女性身份认同就是彻底的独角戏,既然我无法完完全全脱离人类社会生活(当然,彻底脱离了人类社会的符号体系,这些身份认同也就失去了意义),那我就不得不屈服于他者的观念。

虽然上文提到了我需要激素手术的原因受到父权制符号体系影响的局限性,但其实我的自我认同并不受其影响,即我在手术前仍拥有菲勒斯的状态仍然不会影响我认为我自己是女性,只不过我需要改证以及手术来改变社会认同,不然我在拥有菲勒斯及男性身份证的情况下无法让普遍的他人(而非仅仅小圈子)认为我是女性。

以上仅仅是自己的个人想法,来自一个准手术者,非常语无伦次,因为正在经历分手后的重度抑郁。

欢迎大家围绕标题的问题抒发自己的想法,尤其欢迎异见者(比如可以与菲勒斯自洽的跨性别女性)。

3 Likes

笔者语言表达能力差,语段之间自知可能涉及语意重复甚至矛盾(也许),还望包容和指点。

1 Like

会。

2 Likes

不会,因为不想割去阴蒂同源器官

2 Likes

我怀疑我只有生殖器焦虑,基本(最低)需求应该只有去势
社会性别的话事实上我一直生存在不强调性别的环境(小学相关意识还没有不谈,中学高度物化(每个人都是一个编号那种程度,当然也和我独来独往有关系,在其它人眼里我就是个“1435”号),大学疫情原因班里同学互相也都不认识,坐在教室里也是各管各的),所以很难去说如果真的到一个强调性别的环境中去我会怎样
至于性别表达,我事实上更愿意两边自由切换,可惜目前似乎只有女性在这一方面做的比较好

2 Likes

OT: 比起免术改证, 其实senioria更想在一切证件上取消这些划分… (超小声(
毕竟证件只是个到实际的社会数据的handle罢了… (超小声(

以及senioria自己的渴望中包含了对自己器官的部分, 所以手术和改证对senioria本身而言是无关的两件事情 (超小声(

3 Likes

总结得很齐全,不过针对图中“外貌焦虑”这一点我有一些看法。日常大众语义中的“外貌焦虑”,多指“想要变得好看”(这一层面的外貌焦虑广泛存在于顺跨群体中),平常在社群中也可以见到“想要变成美女/可爱的女孩子”的跨女。而你定义中的“外貌焦虑”,我认为更倾向于与第二点“社会性别焦虑”有高度相关性的社会规训焦虑,社会观念规训中什么样的外表是男性/女性这一点,或许可以并入第二点中。

2 Likes

我也希望增加第三性别呜呜呜

2 Likes

可是srs会保留部分龟头(即阴蒂同源器官)作为再造阴蒂呀

3 Likes

其实senioria觉得这种看法也很有有确定认同的相对多数的沙文主义的味道的… (超小声(
证件上写个性别有什么实际意义吗… (超小声(

嗯… (超小声(
发证地可以用数据库问题稍微洗一洗… 这堆奇怪数据是真的没得洗… (超小声(
其实血型senioria也觉得没什么必要… 医疗数据库要是联网了那肯定有血型相关的记录… (超小声(

1 Like

是的,你最后一句很重要,目前社会规训中,女性确实比男性的性别表达空间更大更自由

1 Like

我希望的是证件增加第三性别。

那第一性别和第二性别是什么

2 Likes

唔我也希望如果可以的话当然是取消证件性别最好了,但是这…不是目前这里做不到嘛……对岸已经在搞免术换证了,所以我才在思考相关问题

1 Like

其实决定体育竞技的区别的不是性别, 而是激素水平的积分, 不是吗… qwq… (超小声(
记得有那么几个先天激素水平高的女运动员… 这样对其它女运动员其实也很不公平… (超小声(
所以分组应该按激素水平分来着… (超小声(

2 Likes

免术换证只是给了“合法身份”,现实生活中你没办法整天去拿法律身份压人(否则你只会被大家远离),尤其是大家已经知道可以免术换证。所以个人感觉影响更大的应该是社会观念和PASS度
当然对于高PASS度者,免术换证绝对是个利好消息

4 Likes

我还以为全切了…

先改证,再手术。

非二元性别,无论是生理结构上还是心理认同上都是客观存在的。

只是“第三性别”这个词,从之前微博口水战中的“第三性别洗手间”可以看得出来,指的是所有的非顺性别群体(尤其是MtF,提出来的宗旨是什么想必不言自明)(但还是那句话,除非进厕所之前都进行身体检查否则没有可执行性)

最后,有本关于女权的书籍的名字叫《第二性》(波伏娃,1949年),用于描述女性在社会中遭受各种不平等的“第二性”一词由此而来。

4 Likes


单纯更变证件只是掩盖社会身份尴尬
生理问题还是要解决的,那种对指派性别的厌恶

2 Likes

事实上senioira觉得让所有证件取消性别的阻力在国内是严格小于加上一个性别的… > < (超小声(
说不准取消性别还会有些反跨人会叫好, 因为有些时候真的方便而且节省成本, 但加一个性别是可见的吃力不讨好… > < (超小声(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