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圈子里的思维解决顺直人问题是不是降维打击

闺蜜家里欠债房子已经抵押了。她从原来很阳光的女生变成了接近抑郁症的状态,每天都要体验痛苦、挫败和绝望,甚至以后准备为了还债而赚钱,拉自己整个人生陪葬。
然后我问她,你可以自食其力吗?
她说可以
……
那断绝关系自己生活不好吗,钱又不是自己欠的
当然我没直接这么说,只是一直安抚,但我内心的建议是这样的。
可能对于顺直人,要抛弃家庭很难
但是她的条件比多数mtf好太多了……用我们的方法简直降维打击

(也要考虑到三观就是了)

不知道各位在帮助顺直朋友解决问题时会不会这么觉得

2 Likes

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苦难……

2 Likes

我合理怀疑,这不叫解决问题,这叫切割放弃问题。
可是如果这样切割下去,生活里最终还剩下什么呢。

唔,可能我省略的90%的沟通记录,而且当事人也不方便放上来
我实际给她的建议是 定期评估自己的痛苦程度,定期评估自己对亲情的淡漠程度,如果前者超过后者我再和她聊怎么切割
毕竟和mtf因为观念问题导致的矛盾不同,这位是刚毕业父母就背上巨额债务,更不好和解

区别在于是把 切割 当作解决问题的思路之一,还是把它当做唯一的方式
部分顺直人是根本没想到这是思路之一

1 Like

这个事情得综合家庭情况来看,父母患危重病的例子那么多,大部分人也不想放弃
其实生活中大部分问题都不能直接放弃了事
我进行一个可能不太恰当的模仿
焦虑自己身体和性别认同怎么办
现在这个身体影响活着不,不影响
那直接不看自己身体不好吗
身体也不是自己生的,性别印象也不是自己定的
那大家这么一切割也就都不焦虑了,可能吗

3 Likes

首先这和顺直没什么关系,跨性别在大部分问题上也都不想放弃
你如何给出一个标准,某个问题能不能用放弃去解决?
我觉得放弃始终应该作为慎重选择,因为放弃有放弃的后果,尽管可能并不显然

3 Likes

标准自然是在充分告知当事人利弊,以及各方案可能造成的后果,在避免其情绪化的情况下,尊重其自身意愿
这个……不是最基础的嘛

首先,我得说清楚,放弃这种方案,没人想不出来,只是大家都不首选
和家庭切割,如果亲密关系状况良好,感情上会非常痛苦,没人愿意这样做
你认为这是一种比较聪明的方案,想安利给她,并且称之为“降维打击”
那我觉得这多少有点缺乏换位思考了,并且还带点逻辑不通
对方能不清楚放弃家庭的利弊吗,但是几十年的亲情能这么衡量吗
某种意义上你这是在按着对方脑袋逼着体验放弃家人的痛苦
亲人生病怎么办,放弃呗
性别焦虑怎么办,放弃呗
收入不高怎么办,放弃呗
活不下去怎么办,放弃呗
想起王喜顺圣经《啊对对对》
对方这么痛苦就是自身意愿不想放弃,同样的方式别人让你放弃问题,你也炸

5 Likes

啊?我甚至没有放出聊天记录
如果连这层楼说的都做不到,我可能会被机构直接辞退,现在我手上十五个案主够我喝一壶了()
价值中立和案主自决可是社工价值观的一部分
我想你可能把我当成一些没有专业教育背景而且还特别偏执的人了()

不过讨论中确实发现我把方法当成降维打击不合适,真正降维打击应该是 处理过mtf问题,再去处理顺直人问题,不管是思路,方法和专业关系都会轻松许多

1 Like

问题不在使用的话语工具上,而是你提出的这个角度本身就很不对劲

这句话理论上当然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你对别人说出这话,那挨骂可能性挺大的
是不是对亲情淡漠,是不是痛苦大于亲情,是不是愿意切割,这些一般来说都非常明显,并且完全能由当事人自己思考和决策完成,并且非常敏感应该谨慎触碰
作为提供建议的一方,说出这种可能带有越俎代庖替对方判断情感重量意味的话,那对方不生气就算好的了

我暂时不知道这句话的经验基础,但是如果是“mtf由于各种先天后天的遭遇而没有了很多顺直人体验到的生活场景和情感联系所以顺直人也可以考虑放弃这些”,那我认为还是应该慎重审视一下
毕竟放弃的代价和痛苦比看起来可大多了

1 Like

大概理解了……你可能没有体验过靠谱的心理咨询或者接受过靠谱的社工服务
即他们连最基础的“共情”都做不到
也是我疏忽,我在发帖时,误以为大家都理解靠谱的咨询和个案工作是什么样

心理咨询和个案工作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
感性体现在共情、自我披露等技巧上
理性体现在概述、建议、面质等技巧上
同时具备理性和感性的,是倾听。倾听时既要梳理信息,盘逻辑(对我这种搞认知行为的还得梳理他的自动思维),还要尽可能代入,感同身受。
指导这些技巧的就是最基本的价值观,六大原则是尊重、接纳、非评判、个别化、保密,案主自决

而我今天的吐槽,基于上面所说的一切。在做到这些的基础上,我感慨道,圈子里的某些思路真是降维打击

4 Likes

那我不认为这些和来访者的性别有什么关系,更不明白这个基于性别的对比从何而来——不同性别遇到的困难应该不可以比较轻重吧。
你说的这个“圈子”也不是什么高维领域,我暂时没有其值得信任的证据。
并且我对你做到了这些规范暂时保持怀疑,因为在这件事上共情的人不太可能把“放弃”作为可选项认真分析。
你不需要自证,因为我也没有对这件事了解更多的打算,当然也没有攻击你个人的任何想法。

2 Likes

没有呀,我并不是在自证
我在向你科普我进行干预的全过程
因为你看起来没有了解过,所以通过科普来拓宽思路。这也是方法之一
而且我也没有必要自证
如果我都到了需要自证的局面了,那社工这个行业也算是彻底见不到天日了

1 Like

以及,有机会可以体验一次靠谱的心理咨询或个案工作
建立完善的专业关系是能让人舒心很长时间的
因为那代表一种可能性,人能被无条件接纳的可能性
真的很爽的()

好的。
我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要发这些回复:
我首先从逻辑上搞不清楚这个“降维打击”从何而来。
如果用这个“圈内”的方法解决“顺直人”问题是降维打击,那解决“跨性别人”问题是什么?
如果也是降维,那就没有特意说出来的必要;如果是平维,是否在表示顺直人的问题就更简单呢?
尤其是这个“放弃”,逻辑上实在说不通哪里好了。
其次,你说出的这些规范,据我有限的了解,似乎也都只是心理咨询的常规基础。
我的确无法理解你对这个圈子的骄傲,因为在我看来这是一群赤脚医生自嗨。
最后,从情感上,你在分享这段经历时,似乎带着夸扬自己能力的态度。
有夸扬就有相对应的贬低,在这个叙述中,被你放在“低位”的就只可能是作为来访者的“顺直人”了。
无论是夸扬还是贬低,对你的工作性质而言,似乎都不符合规范。

体验过,完全没有那种情绪感受,因为帮不到我,甚至跟不上我。
“无条件接纳”对我来说甚至是有害无益。

2 Likes

哦哦,这样呀。因为你的发言让我感到你甚至连最基础的咨询师都没有遇到过,所以才进行科普。
国内目前的咨询师鱼龙混杂,相当多的人最基础的东西都没有掌握。
降维这个看怎么理解吧,我从跨性别沟通过度到顺直人确实会感到豁然开朗,这是实际的体验
以及,为什么我客观的讲解会被认为是夸扬
是你遇到的咨询师这些都太低调了
还是你觉得咨询师那一套都是鬼扯,因而只要提及就是夸扬?

如果说谈一个普遍的情况,那顺直人确实有可能会比性少数群体更加忽视维系各种传统价值的过程中的成本。性少数在这方面吃亏吃得多,做法也就更激进一些。

不过也分人吧,对于城镇居民、特别是经济条件好、受教育程度高的顺直人来说,应该会普遍更看得清一些。而对于其他人,那算得上一个「值得提醒的思路」。

1 Like

难怪了,大概是碰到鱼龙混杂的那种了
因为即便只掌握了最基础的东西,也不至于“害人”,最多无功无过

当然以免防杠说一声
有少数情况已经不是我们能解决的
比如琴春接受过很多正规咨询但还是不行,问题过于严重而且和现实情况混杂了。但是到琴春那个份儿上的实在不多见

因为你在对你的“成果”进行较高的价值评判,和寻求他人的认同。
同时在记录对话的过程中,透露出“我的方法很好,只是她不能接受”的叙述。
最后,你“过渡”的并不是性别,而是工具,你并没有明确区分开二者。
那我认为你实在不可信任。
顺带一提,“无条件接纳”既然存在适用的场景,那也会相应存在不适用的场景。
直接否认我的陈述,恐怕不太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