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干。

Blanchard一到店,所有吃糖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Blanchard,你朋友圈又添新AG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温两碗水,要一颗补佳乐。”便排出九粒螺内酯。她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劝退人家跨儿了!”Blanchard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鉴定某antifa成员是AG,被人吊着打。”Blanchard 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AG不能算跨……AG!……直男的事,能算跨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同性恋变性者”,什么“异装癖”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6 Likes

把海弄干的鱼在海干前上了陆地,从一片黑暗森林奔向另一片黑暗森林。

2 Likes

我是墓地。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