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ry

煮了一锅咖喱。

提前解冻的鸡胸肉、咖喱块、洋葱、土豆和一点点红薯,上星期吃剩的罐头里挖出雪白的猪油熔化,在些许令人愉悦的香味中把材料炒到断生。预备了热水,想了想顺手把剩下的半碗凉鸡汤也倒进锅里。掰成块的咖喱下锅,很快沸腾的混合物就被赋予黏性,零星几点溅在墙上,让人产生不太适合厨房的联想。

开盖适当蒸发一点水分,再稍焖一会就可以盛出来了。块状的食材包裹在一滩棕黄色、散发香料气息的黏液里,功德圆满,一团和气。无论炒菜用的是菜油还是猪油,煮菜加的白水还是鸡汤,无论加多还是加少,做好还是做孬,最后的产物都是这样一滩……温热,特征显著的混合物。热热地吃下一碗有滋有味,油盐过多的缺点好像也可以被包容。

人出生,无论接受何种知识、付出何种努力、收获何种结果,最后都殊途同归。山岭抬升或者沉降一米的时间,无数生灵来来往往。当太阳的寿命走到尽头,地球数十亿年的积累便一扫而空,仿佛一切从未发生过。

曾几何时,社会里的一小块被形容为这种咖喱一样的东西,有人趋之若鹜,有人弃如敝屣。春江水暖,声讨咖喱者之众令人目不暇接,入冬天寒,亦有不少人默默排队要碗温热的浊汤。

对咖喱,我们当赞赏,还是当贬斥?

17 Likes

且不管他人或喜或恶,至少,我很喜欢吃咖喱w

8 Likes

咖喱可好吃啦,我才不管看起来怎么样呢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