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危机

我曾经告诉自己高尚的灵魂令人此生无憾,
现在却发现人类的思想多么脆弱。
种种的精神疾病固然令人恐惧,
然而激素与药物的作用则更令我恐慌,
我赋予精神的神性被彻底粉碎。

为什么其他人的语言和动作看起来如此自然,
而我总是感到一阵阵迟疑和莫名的恐慌。
是这样吗,这样对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害怕做出错误的事情,
我甚至无法信任我自己。

现实的沉重压得人喘不过气,
马列主义的承诺让我似乎又找到了意义。
然而我最终只是如同狂热的教徒般
眼里望着不存在的“天堂”
嘴中叹着“不虔诚”的世间
而脑中依然空空如也,宛如空气。

我总是放弃思考,不停地逃避
令人感叹。

8 Likes